首页 >> 梦幻香港 >> 香港资讯 >> 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就香港问题 进行媒体记者问答

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就香港问题 进行媒体记者问答

2019年11月05日 17:08 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公报 
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今日(十一月五日)上午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以下是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今日(十一月五日)上午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署理行政长官:各位早晨。首先,欢迎大家出席这个行会前的简布会。行政长官过去几日在内地公干,出席了很多重要会议,包括今日的中国国际进博会,是一个大型会议。她过去几日亦在上海、南京,今晚会前往北京,明日会出席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会议,亦会与韩正副总理有个会面。

  大家都知道,昨晚在上海行政长官获得接见,习主席亲自会见了行政长官了解最新局势。大家都看到报章报道,习主席充分肯定特区政府的工作及对行政长官表示高度信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支强心针。当然,主席的谈话亦提供了很多工作的路向,让我们好好思考。这其实与我们正在做的很接近,例如第一件事的当前急务是止暴制乱,必定是这事宜,恢复香港秩序。第二,就是我们一定要打开渠道与不同阶层的市民保持对话、加强沟通。第三件事,就是我们要同时开始处理与社会、民生、经济等长期积下来的问题,即是所谓香港的深层次矛盾。这些一连串的工作已经展开,所以我不再多说,这方面的详细资料你们都很清楚。

  第二件事向大家说说的,就是随着《施政报告》在十月十六日发表后,我们亦有局长陆续去立法会与一些相关的事务委员会作出一个简报。因为今年的《施政报告》内有多达二百二十项大大小小的利民惠民措施,很多局都藉这个机会深入介绍、加强议员的了解等等。这亦充分显示出我们重视行政、立法的关系,这点很重要,我们会继续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未来一年,我想大家要特别留意,有很多在财政方面正待拨款的事项其实正等待审批。在过去一段时间,财委会召开了两次会议,亦已批出了两个大型的工程项目,这方面亦有进展。第一个,大家都留意到就是T2主干路和茶果岭隧道工程,是一个相当大的工程;第二个就是将军澳海水化淡厂第一期的设计和建造,两个工程加起来是237亿5千万元,是一个相当大的工程,我相信在现时淡静的建造行业,这些工程对他们来说会带来一些新动力,亦可以制造一些就业机会。

  另一方面,我们亦看到经济方面有一些数据公布,最近的数据显示我们的第三季本地生产总值表现是继续呈现负面的表现,负增长至百分之二点九那么多。由于有两季负增长,我们已进入一个叫技术上经济衰退,所以政府会密切留意着整个经济发展,特别是一些消费行业、旅游、物流和餐饮等等,有什么我们可以进一步再做工夫,政府或会随时推出新的纾困措施,但最重要的是任何改善民生、任何拉动经济的措施也好,都是建基于一个大前提,就是要香港回复平静、回复理性,所以归根究底我们希望能够使香港的暴力可以尽快停止。我一再呼吁大家与暴力割席,清清楚楚说「不」,让香港可以重新出发,回复我们大家所熟悉的香港。多谢你们。

  记者:你好,我想问有报道指,早前警察员佐级协会成功向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限制公开选民资料,你的女儿是代表协会的律师合伙人之一,你的女婿更是其中一位代表的大状,而在「七二一」元朗袭击事件中,因为警方未有立即处理继而引起一些民愤,你曾经表示政府愿意为事件道歉,但员佐级协会发了一个声明,对此予以最严厉谴责,想问你本人是否为了与协会修补关系,才由你的女儿用律师身分代表协会申请司法复核?谢谢。

  署理行政长官:这绝对不是事实。事实上,我一贯做法,在公事上,于家庭中永远不会讨论公事。公事就是公事,所以我们在家庭中,绝对不会谈及任何公事,双方都尊重大家,所以完全扯不上任何关系,这是我想澄清的。

  记者:司长,早晨,有三条问题。第一是关于前线警员的情绪问题,明白到前线警员不停受到一些挑衅,或很大压力,但这是否一个借口可以让他们不停骂市民是曱甴或不停推撞、胡乱推撞,你会如何跟进这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九大传媒公会发了一个声明,说前线遭到警员针对,其实了解到有些传媒其实都有依从你的指示向一些机制投诉,但投诉完后,问题仍然存在。其实作为特区政府,可以如何确保新闻自由?第三,问及公开对话的问题,其实对上一次的公开对话已经是很久之前,其实现时特区政府有否意思再公开对话?谢谢。

  署理行政长官:首先公开对话,我想先回应,公开对话,我们绝对会继续和推动,我们有几个层面推动。第一,我们有公开对话、大型对话,即上一次在伊利沙伯体育馆的情况一样。第二,我们正在做一些闭门深度对话,是没有停止过。为什么会称为闭门深度?因为人数不多,二十个也好、十多个也好,大家真的有很深度探讨问题、表达心声。有些可能真的参与其事,有一定的看法等等,他们希望能够不露面,没有人知道他的身分,这我们是尊重的。但那个公开对话,我们会继续做,我们希望在选举完结后。在未来几个星期,大家都知道,在不足三个星期,二十四号便会开始选举,所以在选举之后,我们集中精神便会推出第二轮的公开对话,亦会筹备得更细致。第三,司局长都会落区听意见、去民间组织等等。所以我们有几个层次,可以说是三管齐下,都会继续做工夫,多谢你。

  记者:新闻自由……

  署理行政长官:新闻自由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新闻媒体的采访在合理的环境下,大家都知道,应该是尽量方便他们,但往往在这些前线混乱的环境下,的确很难有时事事都尽如人意,但大家要互相迁就。我觉得始终在前线来说,警察同事的确受很大压力,长时间工作,你都知,工作时间十分长,往往是十多个小时,亦面对很大压力,但不等于说因为这样,大家关系要紧张。我相信记者都辛苦,大家跑得很辛苦,所以我希望互谅互让,有正常途径向警方表达,我相信警方高层知道,前线同事亦明白。如果暴力停止下来,警方不用回应,大家多好,记者也不用这么辛苦,可以做正常、好的新闻,不用只做这些新闻,现时大家跑新闻也很辛苦,是吗?

  记者:司长,你好。想问刚才提到新闻自由部分,其实你说到其实都会建议记者依循正常途径去投诉警员。但我想问,其实现时似乎前线警员与记者的冲撞,甚至对记者不礼貌等这些已经成为常态,甚至其实都经常有这样的例子发生时,其实还要每单投诉是否很没效率亦不是太正确做法?其实是否应该有一些较大规模甚至一些系统性调查,然后去解决现时这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想问,其实早前也有公务员说在示威现场被补,其实罗智光局长说过,公务员其实是可以参与一些不违法的集会,但《人民日报》说过,其实公务员要保持政治中立,我想问其实现时公务员究竟他们是可以参加还是不可以参加?以及怎样保障公务员他们自己的权利和他们的工作怎样可以得到平衡?另外第三想问,司长也不断强调,其实都一定要尽快止暴制乱才可以解决现时香港的经济问题等等,但蒙面法出台已经接近两星期,但现时所看到的示威仍然没停止过,想问特区政府下一步有没有什么计划进一步解决现时问题?

  署理行政长官:首先,第一个问题,你提到在媒体与警察的关系这方面,我刚才说过,大家都很清楚,其实警队已经成立了传媒联络队,每次在现场都有很多同事,你都知,即那些穿着蓝背心的同事,做一个中间联络人,做一个大家的沟通者等等。我相信这些是人与人的工程,其实是互动的,一定可以透过大家的关系和态度的改变,我相信可以纾缓气氛,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你提到的就是公务员参与什么集会是合法还是不合法。首先,我要强调,公务员方面,事实上我们真的对他们是有期望,市民对他们亦有期望,应该是尽忠职守,为政府、为服务市民为己任,这是我们政府聘请公务员的目的。在过去几个月,有很小部分公务员的确违法参与一些示威活动,甚至乎一些其他违法行动等等,这些我们都相当遗憾的。较早前报道说上星期有一位政务司司长办公室的助理文书主任,其实并不是我办公室的,其实是礼宾处的,礼宾处隶属于政务司司长办公室。政务司司长办公室之下有很多不同部门,包括有行政署、政府档案处等等,虽然都是政务司司长办公室属下,但实际上并不是直接为我工作,亦不是我的私人办公室,这点我要澄清,因为有些人误解以为是我私人办公室有同事参与,绝对不是。

  但无论如何,我觉得市民应该对我们的同事有期望。他们首要的工作就是要服务社会、服务社群以及支持政府政策,这是公务员的己任,加入政府都是要服务社会,但公务员亦有权参与,例如他们自己工余时间有些什么宗教活动等那些集会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有关政治便真的要小心、取向要小心,因为你不能够与政府对着干,给人有一种坏印象,与政府立场违背,背道而驰的话,这的确会引起争议,大家一定要记着,我们始终是政治中立、不偏不倚,以服务社会为己任作为公务员的出发点。多谢大家。

分享: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深港在线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深港橱窗
赞助商
实用信息